南方网> 南方快报

高考考高分还不行,你还缺这个……| 为理想奋斗也要为eye前行

2018-06-07 15:00 来源:南方网 李业珅 谢苗枫

  南方网讯 (全媒体记者/李业珅 谢苗枫)再过两天,在考场拼命疾书的少年们终于可以吁一口气了。因为不管怎样,都尘埃落定,接下来主要就是“看分数”了。哦,不,尤其是在填报志愿的时候,你可能会发现:“我这么高分,为什么还报不了这个专业?”

  作为过来人的“探针君”可以很负责地答一句:“还真不行,这些让人眼红的专业都不招视力有问题的考生耶(叹气)。”比如飞行员、潜水员、人民警察,还有一些医护、生化专业等等等,对视力确有明显底线规定。

  即使不考这些专业,想想要是眼睛坏了,以后这辈子,轻则每天架着一副眼镜或者戴隐形眼镜,重则“眼前的美都一片模糊”,岂不很痛苦?

  但就在昨天的全国第23个爱眼日上,探针君却发现我国青少年近视率高居世界第一,小学生的近视率也接近40%。探针君Real心疼的同时,也走访了一些家庭和学校,发现其实很多用眼不卫生的习惯从呱呱坠地就慢慢养成了,赶紧戒掉这些“坏习惯”为eye前行。

  幼儿园视力筛查

  幼儿散光、远视问题最突出

  近日,探针君走访了广州、深圳、东莞一些幼儿园发现,在幼儿视力筛查环节中,不少小朋友就被发现有“眼疾”。比如,在东莞某幼儿园,存在近视、远视和散光等视力问题的小朋友占比近两成。

  “散光、近视和远视问题最多。”东莞光明眼科医院一位医师举例说,视力问题中,散光和远视最突出,有些孩子还同时存在两个问题。

  探针君在广州一些幼儿园内也看到,几乎每个班都有1至2名孩子佩戴眼镜,在一些大班多的则有3至5名。而这些已经佩戴眼镜的孩子并不在幼儿园视力筛查对象之列,他们往往要在医院定期检查。

  此外,探针君在越秀区和天河区的妇幼保健院也了解到,近两年的3岁幼儿入园体检中,发现远视、散光的孩子不在少数。“八月底临近开学那几天高峰的,一个钟头都有四五个。”越秀区妇幼保健院医师回忆。

  面对筛查结果,家长们也是忧心忡忡。

  “以前小学五六年级学生、初中生比较高发,现在眼科门诊查出近视的孩子里,幼儿园和小学低年级的孩子也越来越多。”中山大学眼科中心副主任医师陈静嫦说,除近视外,弱势、斜视等眼病在儿童群体中的发生率也有上升趋势。2010年至2013年该院共接收急性共同性内斜视病患者40多例;而2015年至2018年间增加到200多例,年龄最小的患者只有5岁。

  家里求安静

  手机、iPad、电视成“安抚奶嘴”

  据遗传学介绍,父母都近视,子女患近视的可能性为父母双方均没有近视眼孩子的3.8倍;父母单方近视,则为2.6倍。同时,大多数遗传因素是在不良环境和不良生活行为共同作用下才起作用发病的。

  探针君随机采访了一些家庭发现,很多孩子都表示平时喜欢看电视、玩平板电脑、手机等数码产品,而且有的一玩就持续一两个小时以上。而这些“坏习惯”大部分是从孩子婴孩时期养成的。

  “他爸妈工作很忙没有办法照顾,平时都是我们两老带的,但孩子调皮,我们年纪也打,管不住他,有时为了让孩子安静,就给他看电视、看手机,结果进幼儿园后体检发现,视力异常。”一位4岁男孩的爷爷坦言,有时一看就一个多小时,喊停都没法停下来。

  除了年纪大的祖辈外,探针君发现不少年轻父母也把各种电子产品作为婴幼儿的“安抚奶嘴”,孩子一有哭闹就塞过去;有的则索性与孩子一道“打游戏”。“比如在外面吃饭或者坐飞机、火车时,小孩哭闹不仅对我们,也对公共场所的其他人造成困扰,所以给他一个iPad看看动画片,就能缓解下来。”一位年轻母亲无奈地说,“虽然也知道对孩子不太好,但有的时候确实无能为力。”

  此外,探针君还发现,很多孩子小小年纪就被家长带去参加培训班、特长班、体育班等,这些场所和宽敞明亮的教室有很大差距,而且灯光往往都是日光灯,它的频闪、蓝光和色温差对眼睛不利。

  “爱眼日”主题连续三年聚焦同一点

  每百名一年级生就约4人近视

  6月6日是“全国爱眼日”,自2016年开始连续3年的主题都聚焦在儿童青少年的近视防控。2017年世界卫生组织调查显示中国约有近6亿近视人口,其中1000万已发展为病理性近视,主体为儿童青少年。

  全国防盲技术指导组组长、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同仁医院眼科中心主任王宁利也在国家卫建委的新闻发布会上指出,“这一群体近视眼的发生率随年龄增长不断上升,6到10岁为关键年龄段,一年级的近视发病率约为3.9%,初中生则高达67.3%。”

  王宁利将中国的近视患病率总结为“早、多、高”三点。即患病年龄越来越早、人数越来越多、度数越来越高。为什么会导致近视?王宁利认为,外部环境的影响不容忽视,近距离工作时间过长、缺乏足够的户外运动在他看来是造成当前青少年近视的主要原因。

  “这也与中国的家庭教育观念有直接的关系,不能输在起跑线上,家长向孩子施压,加大学习强度和频率以在考试中取得更高分数,导致青少年很少有时间通过户外活动放松身心。”另一方面,王宁利也指出,越来越多的科技产品(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等)使孩子们经常长时间注视电子屏幕,导致他们用眼强度大增,眨眼频率降低,从而造成视力减退。

  眼保健操不是“万金油”

  定期筛查和多户外运动更有效

  事实上,为了有效防控眼病,我国自上世纪60年代开始在中小学推行开展眼保健操。而近年来,关于眼保健操“无用论”的说法不绝于耳,推广了50余年的眼保健操受到了来自学生、家长、老师等多方的质疑,眼保健操的利弊和去留也成了公众关注的热点话题。

  对此,王宁利认为,只要操作正确,眼保健操的确可以通过放松眼部肌肉、通经活络、改善眼部血液循环和神经功能来缓解视觉疲劳,对近视眼的防治有益处。

  但他同时指出,不能奢求每天10分钟的眼保健操去保护每天10多小时的用眼。“除了做眼保健操外,我们要科学安排用眼时间,另外最让我们担心的是,即使是10分钟的眼保健操,也很少有人能真正完成到位。”

  在他看来,户外运动是防控近视的一种更有效的方法。“我们在研究中发现,户外活动时间与近视的发病率和进展量呈负相关,户外活动是近视眼防控的一个很好的措施。”

  广州妇女儿童医疗中心有关眼科专家也表示,对于3-6岁的孩子,视力筛查是最简单有效的方法,通过视力筛查能够发现绝大多数严重儿童眼病。一些家长因为忽视了孩子的眼病筛查,待发现孩子有眼疾的时候,往往已经错过治疗时期。

  探针君也在采访时发现,不少家长对幼儿视力筛查存在认识上的误区:不仅不重视,而且一旦发现问题,也不想给小孩戴眼镜,觉得戴眼镜反而会加深近视、散光的度数。“孩子视觉发育不完善,散光是正常现象,等眼球慢慢发育,大了就会好转。”3岁小陈在视力筛查中被发现单眼散光,医生建议尽快配镜矫正,小陈爸爸上网“自行扫盲”后却不以为然。

  “3到5岁是弱视的‘黄金检测窗’。如果不在幼儿园阶段尤其是中班以前检测出来,后期矫治的难度就会大大增加,甚至会丧失矫治弱视的机会。”不少医生指出,弱视治疗的最佳年龄是4到7岁,临床上经常遇到上了小学高年级才来治疗先天性屈光不正的孩子,由于视觉发育已经成熟,这些孩子只能接受终生弱视的结果。

  中山大学眼科中心主治医生赵峰也建议,国家尽快建立眼健康管理体系,为适龄儿童建立视力档案和屈光档案,每半年进行一次视力检查,通过数据分析提早制定预防和治疗方案,及早干预,及早提醒。

编辑: 王仕伸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登录后进行评论| 0条评论

请文明发言,还可以输入140

您的评论已经发表成功,请等候审核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 网站地图-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