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方网

  • 南方日报

  • 南方都市报

  • 南方杂志

广州 深圳 珠海 汕头 佛山 韶关 河源 梅州 惠州 汕尾 东莞 中山 江门 阳江 湛江 茂名 肇庆 清远 潮州 揭阳 云浮
南方网> 南方快报

深调研|一年半从黑臭到优良,惠州沙河水质如何实现跳级?

2020-04-07 16:08 来源:南方网 张子俊
.

 

  “2018年刚来时,调研得出结论,治河面临着生活、农业、工业污水排放‘三座大山’。”在去往惠州沙河的路上,华南环境科学研究所水环境中心主任曾凡棠回忆道。2018年,惠州沙河水质已断崖式下滑至劣Ⅴ类,曾凡棠团队受邀驻点博罗县治理沙河,而到2019年底,沙河河口国考断面水质全年均值达Ⅲ类,“一年半将一条大河治好,真的很不容易。”

  2020年省“治污攻坚一号令”明确,攻坚劣Ⅴ类国考断面外,也要加强优良水体达标攻坚,强力推进惠州沙河河口等6个国考断面,水质稳定提升至Ⅲ类以上。

  沙河水如何从劣Ⅴ类跃升至Ⅲ类?优良水质能否稳定维持?记者深入惠州沙河寻找答案。

  

  母亲河复清迫在眉睫

  到达沙河河口时,微风轻拂,河面开阔洁净,岸边不时有居民散步路过,此时的沙河已没了劣Ⅴ类河的样子。

  沙河发源于惠州博罗县罗浮山北部的大小源坑,全长89公里,由北向西南汇入东江北干流,流经博罗县的长宁、园洲、石湾等7个镇,也成为博罗县的母亲河。

  “污染大约从2000年开始,博罗县的工业和农业开始加速发展。”博罗县副县长李平介绍,由于当时发展方式粗放,流域内存在大量低端落后的重污染行业企业,同时生活污水处理设施建设滞后,再加之畜禽养殖业总量大、污水直排入河,到2015年中旬,沙河水质出现断崖式下降。

  到2017年底,沙河河口断面水质已经恶化为劣V类,氨氮、总磷超标。让母亲河复清迫在眉睫。

  “一到沙河马上做细致调研,找到污染的‘三座大山’,流域内工业、生活、禽畜养殖污染贡献比例约各占三成。”曾凡棠说,掌握污染源后,开始配合博罗县做治水规划,“基本上每周都要来博罗县,参与各种方案论证,在这种伴随式的治理下,治水在博罗县上下形成共识。”

  2019年,博罗县成立县水污染防治攻坚战指挥部,制定系统的水质达标攻坚实施方案。李平介绍,同时建立沙河流域县领导挂钩工作制,流域沿河的7个镇和1个管委会分别由1名县领导负责,并建立联席会议制度,各部门分别牵头开展整治工作。

  围绕工业、生活、养殖污染“三座大山”的治水行动开始展开。

  生态修复让黑臭河涌恢复生机

  到达博罗县石湾镇中心排渠(河涌)时,天色有些阴沉,但眼前河面的绿色水生植物依旧葱郁,曝气装置如喷泉一般,让人仿佛置身公园。“原来河又黑又臭,住旁边夏天都不敢开窗。”村民赖大叔回忆说。

  “类似的排渠在沙河流域内一共有19条,各类污水直排,其中13条恶化为劣Ⅴ类,直接影响沙河水质。”曾凡棠介绍,首先针对污染排渠展开了系统治理。

  由于截污管网不足,排渠治理首先完善管网。“这些竹柳下面都新铺设了管网。”弘东环境治理有限公司石湾项目负责人王建国介绍,先将排渠内淤泥挖出,做河床修复,而淤泥通过无害化处理后,建设驳岸覆盖管道,同时上面种上植物。

  随后进一步修复河道生态。“此前由于污染严重,很多微生物死亡,现在投入有益微生物,再通过曝气装置将氧气溶解在水中,提升细菌活性,减少水中的氨氮含量。”王建国介绍,同时水面种植了竹柳、狐尾草等水生植物,吸收水中污染物。

  “这一段差不多5公里,是最早的示范段。”曾凡棠说,起初当地居民搞不明白,不太愿意配合,于是做了一个示范段,“居民们看到治理效果后,都特别欢迎。”

  同时,博罗县也加快建生活污水处理设施,截止目前,沙河流域建成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244座,实现行政村“一村一设施”建设目标,今年将继续打通、修复原有管网,提升效能。

  通过控源截污、河道强化处理与生态修复综合治理模式,目前石湾镇中心排渠已基本消除黑臭。这样的治理模式也在沙河其他排渠推广,到今年3月,劣Ⅴ类排渠由13条减少为1条,沙河支流逐渐复清。

  创新生态调蓄塘治理农业面源污染

  “这里以前是个臭水塘,漂浮很多垃圾。”园洲镇寮仔村村民李先生所说的,是园洲科普生态公园。走入园内,绿植茂盛,流水潺潺,漫步其中倍感惬意。这个用于周边村子污水治理的项目,如今已成周边村民休闲散步的好去处。

  “农村生活污水量不大,而且离污水处理厂远,就建设了一体化污水处理设施,收集周边村子的污水。”铁汉生态经理邓钰锋介绍,处理后的水流入公园内的湿地,出水可达Ⅴ类,最后再流入一旁的茶亭排渠。

  农村生活污水外,随着降雨冲刷,雨水径流等面源污染进入农田沟渠、河流等问题突出。

  由此,博罗县专门在茶亭排渠周边租下鱼塘,改建成生态调蓄回用塘。“利用提升泵将农业面源污水抽到塘里,通过复合生态塘等做净化处理。”邓钰锋介绍,通过调蓄能减少流入排渠的有机物和氮、磷等污染物,且处理后的水可回补茶亭排渠,或作灌溉水源。

  “实在地说,建这些塘经济效益不高,但治污效果很好,生态效益高,也只能‘逼’着做。”曾凡棠表示,今年这种“一体化处理+生态塘深度净化补水+农业面源调蓄回用”的治理模式将继续推广。

  此外,博罗县也继续整治畜禽养殖污染。“优化调整畜禽禁养区范围,并严格管理。”博罗县畜牧兽医局相关负责人介绍,2019年完成沙河流域136户畜禽养殖场废弃物清理,并督促养殖场户完成对408亩粪污塘的深度治理,同时也建立健全县、镇、村三级畜禽养殖污染网格化巡查监督机制。

  工业治理带动产业升级

  行车于博罗县园洲镇,街道和两旁的建筑显得有些老旧,一样老旧的还有此前的产业结构。污染在水里,根子在岸上,工业污染也一度让当地治水变得艰难。

  “东江-沙河水系连通工程位于园洲镇,光周边企业拆迁费就花了2亿多,那个就是此前惠州最大的印染企业。”顺着广东水电三局大湾区总经理陈红军所指,记者看到小海河道与沙河连接处,一间间厂房已被拆除。

  沙河原通过小海河道与东江连通,历史原因导致河道被填堵塞,随后建起印染企业。最大企业企业排水量达8000多吨一天,粗放式发展下,小海河道周边也聚集低端产业,污染加重。

  “园洲镇位于东江中下游北岸,北靠罗浮山,环境本来非常好,如果能恢复水生态,有希望吸引更多高新企业落户,帮助地方产业转型升级。”曾凡棠表示。

  明晰利弊后,博罗县决定拆除企业,打通河道。“以前粗放的发展方式和产业结构不能再要了,忍痛也得治理。”李平表示。随后,东江-沙河水系连通工程启动,目前已将印染厂拆除,并全面实施截污、清淤、清障等,长约4.56千米的河道正逐步恢复生态,“连通后,在枯水期东江也能向沙河日均补水至少45万立方米,增强沙河水体流动性提升水体自净能力。

  严管污染企业,倒逼产业升级,也成为博罗县工业污染治理的思路。

  “给企业做选择,而不是一刀切堵死。”博罗县生态环境局相关负责人介绍,治水以来,一方面严查、关停“散乱污”无证企业,另一方面则对169家涉水重污染企业实施转型和提升策略。

  要求企业对排污设施提标改造,出水必须达到四类标准,以此倒逼企业升级。对一些位于城镇及居住区的企业鼓励转型其他无污染产业,对主动申请注销排污证的企业给予奖励,而对一些生产较先进的企业允许其进行提标改造。

  在生产电脑电路板等的华通电脑生产园区,经过提标改造的污水处理设备正有序运转。华通电脑环保相关负责人汪先生表示,公司日产污水8000吨,提标后出水达四类,但处理、运营费成本比之前增加了50%,“环保是趋势和共识,客户也会有感触,如果我们对环境负责,那也必定对产品负责,这样看环保也是机遇。”

  目前,博罗县沙河流域已有50家企业主动申请注销排污许可证,已注销9家,县财政将发出奖励金4500万元。而对拟提升保留的企业,10家已通过专家现场核查。另外还整治339间“厂中厂”车间。

  “治水必定有阵痛期,但更应看到其带来的产业升级和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契机。”曾凡棠表示,如东江-沙河水系连通后,将在小海河道沿岸建起龙舟文化展览馆、粤曲文化广场、生态农业观景台等,周围环境改善也将吸引更多高端产业聚集。

  经过治理,目前沙河水质已实现从劣Ⅴ类跃升为Ⅲ类。2019年1-12月,沙河河口国考断面水质均值为Ⅲ类,今年前3个月,沙河河口水质继续保持优良,“水质基本保持稳定,随时可以检测。”曾凡棠表示。

  南方日报记者 张子俊

编辑: 杨格

相关新闻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简介-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招标投标- 物资采购-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0-87373397 18122015029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